戴皓:发动社会力量进入养老服务领域

www.cnpension.net    2016-10-11 15:17    中国养老金网
  日前,全国政协委员、合众人寿保险公司董事长戴皓,向正在举行的全国两会提交了《关于实施养老服务业体制改革的提案》和《关于减轻保险行业营销员从业负担的提案》。戴皓指出,目前民间资本投资养老服务产业非常艰难,单靠国家投入肯定不够,发动社会力量进入养老服务领域十分必要。同时他指出,减轻营销员的纳税负担十分必要,这样才能提高保险营销员的展业积极性、增强队伍发展的稳定性。

  民间资本投资养老服务产业非常艰难

  戴皓表示,目前民间资本投资养老服务产业非常艰难,除固定资产投入外,人力成本、能源费用、房产税、土地使用税等构成的运营成本也非常高。

  首先,民营养老机构运营难、生存难。目前养老市场存在公办和民办两种体制。公办的养老机构由政府投资,运营上享受各种税费减免以及财政补贴。还有一些“公建民营”、“民办公助”的模式,基本上都是以不完整、不真实的成本参与市场竞争。

  戴皓说,对公办养老机构的特殊优惠和补贴政策,直接导致了市场价格的“扭曲”—公办的养老机构价廉物美、门庭若市,民营市场化养老机构因成本高而应者寥寥。在双轨制下的养老产业出现了一种怪现象:一方面全社会都意识到老龄化来袭的社会压力,都憧憬着养老产业的巨大商机,另一方面进入这个产业的社会资本举步维艰、盈利困难。

  今年2月3日,国家十部委颁发了《关于鼓励民间资本参与养老服务业发展实施意见》,对民间资本投入的养老服务业起到极大的激励作用。“但是,民间资本的营利性养老服务机构起步阶段仍然很艰难,迫切需要参照非营利性机构的政策,才能有希望生存下去。”

  其次,绝大多数老人收入低、住不起。据中国社会科学院调查,我国2亿多老年人口是以低收入的劳动者为主体的社会群体。“武汉一个养老社区住了100多位老人,大多是离退休的老专家、老学者、老干部,从观念、文化、收入三个方面看,他们肯定属于高端用户。这些用户平均每月退休工资近6000元,而该社区的平均收费在每月5000元左右,占他们退休工资收入80%多。老人们觉得贵,而养老社区依然不能盈利。”

  为什么很多老人住不起?戴皓认为,这涉及我国的养老保障体系问题。目前,西方发达国家普遍建立了三大支柱、三大层次的养老保险体系。即:整个养老保险体系分为4:4:2结构,40%是国家出,40%靠企业年金等,20%靠个人商业保险。以国际经验来说,如果退休后的养老金替代率达到70%以上,才能保持退休前的生活水平,如果低于50%,则生活水平较退休前会有大幅下降,目前我国养老金替代率只有40%左右。根据老年人口的状况,单靠国家投入肯定不够,发动社会力量进入养老服务领域十分必要。

  因此,戴皓提出以下建议:

  第一,实施体制改革。按照政事分离的原则,政府要改变包建、包管的职能,按照多种经济成分、多种经营方式并存和政府该持有多少股份就多少股份的原则,对现有养老项目实行改革、重组。凡适合市场化方式提供、社会力量能够承担的,应按照转变政府职能要求,通过政府购买服务方式提供方便可及、价格合理的养老服务。公办的国有企业和事业应投资那些战略性和民营企业不能操作的产业。政府应把握好自己的监管角色,要从直接提供公共服务职能中撤出,从公共服务的供应者转变为公共服务的政策制定者和质量监管者,由合格的社会组织去负责养老服务的具体运营,彻底改变政府既当裁判员又当运动员的状况。

  第二,民间资本投资建设的营利性养老服务机构,在起步艰难时期,鉴于其运营难、生存难的情况,建议借鉴某些省市先行先试的经验,参照非营利性机构的政策予以优惠,使其渡过生存艰难阶段。

  建议减轻保险行业营销员从业负担

  在《关于减轻保险行业营销员从业负担的提案》中,戴皓指出,目前,全国保险营销员人数约为300万人,占全国保险从业人员总数的75%,是保险队伍中的主力军,营销员创造的保费收入,在2013年寿险和产险中分别占56.7%和20.4%,有力促进了保险业发展和社会经济稳定发展,对社会就业、再就业做出了重要贡献。

  关于营销员队伍目前存在的问题,戴皓指出,一是队伍增长乏力,2011年以来,保险公司增加20多家,但是,营销员仅仅增加5万人。二是年龄偏大,40岁以上的占39%。三是学历偏低,高中及以下学历的占66.4%。四是队伍不稳定,2011-2013年全国有508万人次加入营销员行列,同时又有502万人次流失。五是收入偏低,2011年至2013年,营销员年平均收入26243.4元,月均2186元,与全国城镇非公企业从业人员月平均工资形成巨大反差。六是营销员社保缺失,截至2014年5月,营销员没有社保的占42%。

  关于营销员队伍存在问题的主要原因,戴皓认为,现行税赋政策影响了保险营销员的展业积极性和队伍发展的稳定性,也增大了保险公司经营管理成本和风险。

  戴皓具体分析到,现行税赋弊端主要表现在,一是存在重复征税问题。一方面营销员和公司都要按月缴纳营业税,同一笔收入被征两次营业税;另一方面从营销员个人来讲,同一笔收入既缴纳营业税又缴纳个人所得税。

  二是营销员个人所得税征收政策有失公平。戴皓认为,营销员作为非雇员,个人所得税起征点1333.33元,远低于雇员的3500元。公司不给其缴纳社保、公积金等项目。即使营销员个人按灵活就业形式,自己全额缴纳基本养老保险和医疗保险,却不能在个人所得税前扣除,不符合税收公平原则。另外,基本生活费按800元的扣除标准已显得过低。此外,对营销员佣金收入一次偏高的,除按20%比例缴纳所得税外,还实行加成征收,既然对营销员一次收人偏高的部分可以通过个人所得税加以调节,那么对营销员征收营业税不仅存在重复缴纳,也加大了营销员的纳税负担,有失公平。

  为此,戴皓提出以下建议:

  一是提高营销员展业成本扣除比例。保险营销员展业中所必需支出的购买宣传资料、交通通讯、推广等费用全部要自行承担。除此之外,营销员还要承担某些必要的学习、培训费用。2006年,国家税务总局下发《关于保险营销员取得佣金收入征免个人所税问题的通知》,规定将不征收个人所得税的展业费用比例提高到40%。这一比例符合当时保险展业的实际情况,距今已有8年时间。由于竞争加剧和通货膨胀等因素,展业费用在佣金中的占比大幅提高。为此,戴皓建议对现行展业费用扣除比例从目前的40%提高到77%。

  二是建议参照个体工商户按年纳税。保险行业销售有其特殊性,营销员的全年销售业绩分布往往很不均衡,其月收入经常产生较大波动。而营销员一次收入较高,又享受不到诸如员工全年一次性奖金的优惠计税政策。比如,在年初开门红或其它业务推动阶段营销的收入远高于其他时期,其纳税金额也就会远高于全年的平均水平。戴皓建议对营销员采取类似个体工商户的计税方法,按年计算应纳额,再根据月纳税金额多退少补,以解决因月度收入波动造成的总体税负偏重问题。

  另外,戴皓认为,国家营业税改增值税工作即将扩展到金融保险业,建议在制定营改增具体政策过程中充分考虑保险营销员这一庞大的销售队伍,通过改革降低其整体税负水平,营改增后对营销员取得的代理收入按照参照主业的税收待遇进行免税处理。即如果代理的保费属于免税范围,则相应的代理收入也作免税处理;如果属于应税范围,则相应的代理收入也作应税处理。这样,产品链条各环节需要采用同样的纳税方式,避免链条中出现额外负担。

  三是鼓励保险营销员个人参加社保,给予其基本养老、基本医疗方面的税收优惠。戴皓说,营销员作为社会劳动者的一员,社会保险是他们应当享受的一项公民权利。

  四是建议按照企事业单位职工的纳税方式,增加低档税率级数。戴皓通过对我国保险代理人、劳动合同员工个人所得税进行对比分析发现,月收入水平在区间时,保险代理人税负明显高于劳动合同员工,尤其低收入区间差距更大。营销员税率分为3档,分别为20%、30%、40%。劳动合同员工税率分为7档,分别为3%、10%、20%、25%、30%、35%、45%;最高与最低档税率相差近7倍。因此,建议细化营销员个人所得税率级数,增加3%、10%的低档税率级数,使营销员税率分为5档,缩小与劳动合同员工在低收入区间税率上的差距,充分体现税负公平性。

【作者:马翠莲】  【出处:上海金融报】

Copyright 中国养老金网-版权所有-隐私保护-所载内容仅供参考,使用前请核实,风险自负 All Rights Reserved.